写意书画禅味人生

时间:2020-06-02 11:14:10 | 浏览量:78 | 来源:古利

写意书画禅味人生

 

——邹高昆国画品鉴

 

十几年前,在一次阅读中,一篇文章震撼了我的灵魂。这就是余秋雨的《青云谱随想》。正是在这篇文字中,我了解到了中国传统绘画特别是大写意花鸟画的艺术价值和勃郁的生命力,也第一次了解到徐渭、朱耷、石涛等艺术巨匠画作的独特形式和笔墨内涵。他们的美学范畴脱离了我们一般的审美观念和情趣,以丑、拙、重、滞等表观形式楔入观赏者内心深处的灵魂,而不是浮饰外在的富艳精工、美轮美奂、流光溢彩。这股艺术激流奔腾不息,继承衣钵的画家也是下自成蹊,前仆后继。

 

自那时起,我就逐渐喜欢上了徐渭、朱耷、石涛的画作,虽然欣赏水平还轻浅如许,但这些画作产生的震撼一直让我心慕手追很多年。

 

今年的四月初,我有幸欣赏到秉承这股艺术生命笔墨衣钵的画家邹高昆的大写意花鸟画,内心的激动如春风浩荡,不可遏止。

 

     邹高昆,甲子年(一九八四)生于湖南衡阳,法名子宽,号蘅香居士,斋号魏晋堂。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先后获得文学学士学位和艺术硕士学位。现为燕京学院专职教师、北京书画艺术院理事会委员、中南林业科技大学艺术研究所研究员、香港书谱学院书法家国学班研究生。主要从事花鸟、书法、篆刻的教学与研究工作。

 

     看到子宽的介绍,内心一震。因为他是皈依佛门居士,从源头上更接近朱耷和石涛,我对他的画作就更加心向往之。

 

     子宽的一幅幅画舒展在我眼前,我顿感一种久违的亲切扑面而至。那些简雅空灵、线条遒劲的画面激荡着勃郁的生命力如“春潮带雨急,野渡舟自横”。

 

     我曾经思考过,朱耷石涛他们为何能够在传统绘画中独辟蹊径,开宗立派,形成自己特立独行的风格和气韵?虽然不能解答,但是我认为,他们的身世、身份、阅历、社会等级及所处的历史环境是酝酿的必备土壤。朱耷系明朝皇室后裔,值国破家亡,明末清初之际,只好落发僧人,号八大山人,由于书法的飘逸,四个字更像哭之笑之,然而,他内心内核的精神层面也许正是经历过哭之笑之,才完全超然物外,出家为僧的。作为僧人最大的优势就是能够通过禅定来净化心境,通过无为来净化繁芜的意识,清静无为通达身心各处,乃至于手指尖端流溢出一种简洁、凝练、挥洒自如的线条。这些线条的律动巧施,使得画面有了奇险、怪诞、出俗的迥异,但画面的质感、块面感、气韵感却风雷激荡,于静中寓动,似动却静,动中有和,浑然一体而别具意境。

 

在子宽的画面中,我们能够深切地感受到禅宗冲淡平和的味道。他的笔墨承继无痕,气韵醇正,与他内心皈依,身心修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子宽的画以水墨为主旨,略施赭色等淡彩,表达清幽自然、不事雕琢的高雅情趣。画风质朴浑厚、古朴澹丽、气韵生动。画境清远高古、空廓寂寥、冷静清奇。

 

      子宽的画远师朱耷,近承石壶,自有风貌蕴藉画中。画中的鸟,体态丰满,羽翼蓬张,神态或缩颈委顿或扭颈斜视望远,或仰望期盼。姿态或独立花枝,或展翅震动,或步履悠闲,或傲视俯瞰,各具特色。鸟形体用淡墨勾勒、点染,翼尾用较重的墨皴染,分出墨色的浓淡干湿、层次变化。鸟爪及喙写细线一笔,简练劲挺,彰显功力。从鸟的神态及结构看,与八大山人的笔墨相近而有所不同,正是师古而不泥古。

 

他画的花卉或彩绘或水墨淡青,不拘一格。即使带彩的花卉设色也极为清雅冲淡。比如荷花,花瓣用淡红的调色写出花瓣侧面的重色处,其他部位留白,让花瓣的颜色有了强烈的对比感,造成视觉的落差,更引人注目。莲花中心蓬体用淡赭色勾染,花须探出,根根清晰劲挺。从整体表达出清水出芙蓉的效果,毫无脂粉气象。墨花则用篆籀之笔写出,甚至不点不染,纯然白描,却气韵生动,简雅清秀。墨花位置经营独到,从整体上点睛画面的灵魂,颇具意味。

 

再来看他画的花枝树木。他的花枝显晦继承八大山人的笔法,苍劲圆润,劲健峭拔,骨感强烈,能够表达出枝干倔强的性格和不屈的生命顽力。树木枝干则多用双勾皴染,用笔精简,笔法老辣劲道,墨色浓淡深浅相间,块面感分明。或者不用双勾,直接以宿墨中锋擦出,计白当黑,笔断意连,显得更加奇拙沉厚,干枯沧桑。画面的清癯古远之气自然流溢,足现笔力精深的作用。再观花叶。子宽的画中,叶片一般是用浓湿的墨皴染而成,因此叶片勃郁沉厚,凸显出坚韧的生命强度。叶脉多以淡墨破浓,脉络清晰可见,自然逼真,增强了画面的质感。

 

      刚才我们对子宽的花鸟画作进行了精细的分析,其实对于欣赏者来说,我们不可能完全理解画家作画的由衷和表达深刻的主旨。对于技法,我们可能也是仅仅解其皮毛。但画家的每一幅画作,都是力求通过笔墨线条的块面感、质感和意境韵味传达出画家内心世界的镜像。子宽是皈依居士,内在精神的不激不厉,风规自远通过笔墨的流淌、映带、相背表达得清新婉和,自然舒缓,给人一种如沐春风、水中飘逸的舒适和清醒。

 

      不仅如此,子宽的书法也迥然有味,别具风格。据说,子宽博纳广学,醉心于儒释道三家,因此他的书法如其画一样不追求个体的工整、飘逸、敦厚之美,而是多用藏锋以开放的笔法布设。貌似技法阙如,实则功深力厚,藏巧于拙。在他的书体笔画中似乎很少能看到圆笔,几乎都是沉郁顿挫方笔,转折舒展、四角峥嵘,这是一种独特的书体之美,是淳朴的物象原生态之美。

 

      子宽的书画,深得大写意传统笔墨精髓,这与他的国学研修断不可分,更重要是经常受益于恩师五灯法师的教传,不断修正,渐臻于佳境。而他正当而立之年,风华正茂,定能在未来修禅的过程中不断达到更高深的境界,带给人们更多美的视觉震撼和心灵的宁静归宿。



凡注明 “艺术家”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艺术家”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家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